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小雨转多云,最高气温26℃,最低气温17℃,西北风4-5级。


鸾鸟湖,静卧在青山下
0
发布日期:2017-03-22 浏览次数: 字体:[ ]

陈汉春

鸾鸟湖,听听都是一个很诗意的名字。“鸾鸟凤凰,日以远兮;燕雀乌鹊,朝堂坛兮”,屈原把鸾鸟与飞龙在天的凤凰并列,鸾鸟湖,清波荡漾,静卧在青山下。

一大片一大片油菜花盛开,天地不惜用最艳丽的色彩涂抹这平畴沃野。芒果、香橙、梨、香蕉、木瓜,你把所有黄色的水果拿出来,也没有办法形容这远远近近、深深浅浅的黄。七月,最富有的季节,雨水丰沛,阳光透彻,油菜花,青稞,满脸都是笑眯眯的神色。

草原上,有凉爽的山风,吹来了一群又一群的羊。张王李赵,每个羊群有自己的姓氏,你看羊群身上涂抹的颜色,你听它们咩咩的叫声,就知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马群从山头漫过来,昂首嘶鸣,“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这分明就是汉武帝魂牵梦绕的天马,从渥洼水中横空出世,石破天惊。它也可以叫飒露紫,拳毛騧,青骓,什伐赤,特勒骠,白蹄乌,统称昭陵六骏。鸾鸟湖,在山丹军马场的腹地,这里不出产套车拉辕的马。军马,也是骏马,它们足轻电疾,神发天机,应策腾空,乘危济难。一匹骏马,可以成就一个英雄;一群群骏马,可以打下万里江山。骏马配英雄,英雄又可能输掉百年社稷,但这都与骏马无关,鸾鸟湖畔的马群,在静静地吃草。

牧马人,骑着摩托车在草原狂奔,风驰电掣,恣意发泄着剽悍的气力。他不是匈奴人,也不是吐谷浑人,他不啃风干的牛肉,不喝粗粝的烈酒,摩托车没有自己的脾性,加上汽油,他们只是在玩弄机器。

草原上的云雀在草间做窠,有人侵犯了它的领地,倏地窜上云间,嘴里是凌厉的警告。红嘴鸦成群飞翔,天上白云朵朵。

馒头花,红光灼灼,一簇簇,一团团,远看是山火,近看是火焰,映天蔽日。叫馒头花只是取其形,也可以叫火柴头,也可以叫狼毒。

鸾鸟湖周围,不光有狼毒这味草药,还有秦艽,羌活,白芥子,车前子。它们吸吮日月精华,沐浴着天地灵气,耐苦寒,主湿寒,把自己遭受的最大痛楚,化作了相反的药性疗治人们的病痛。草木有情。

牧马人许灵均,背着右派的大山来到西北牧场劳动改造,举目无亲,孤独、绝望。李秀芝,打土坯,垒新房,养鸡鸭,把一颗失意的心灵温暖得像灶火一样滚烫。鸾鸟湖,万斛雪水万斛情,这里出产草木精华,也生长圣洁爱情。

鸾鸟湖的背后,拖着长长的历史背影。鸾鸟,春秋战国为西戎地,秦属陇西郡,霍去病置河西五郡,是名鸾鸟。后改番和,显美,骊靬,焉止,一直固定叫永昌,查查《五凉全志》,兵家你来我往,朝代兴衰更替,湖水今消彼涨,鸾鸟湖,早被揉搓得七零八落。所幸阳光不老,春草可以绿了又黄,个体的生命,怎么能熬过岁月的漫长呢?湖水涟漪,波光粼粼,在她面前,前凉、后凉,西凉,北凉,南凉,都只是历史打了一个小小的盹而已!作为人,你只需打发累赘的时光,删繁就简,喝茶,出门,安静自己的心灵,读几行字,去湖边看风景。心闲,万事就闲了,放下尘世。

几头牦牛在湖边吃草,舌头一卷一卷,气定神闲,有很深的道行。远处依稀可见的雪岭,脊线蜿蜒起伏,一直延伸到天际。刀戟一样的山岭,直穿苍穹,黛黑的舌尖,一块块啃啮着完整的晴空。没有了尘嚣,你的心灵阳光一样澄澈,青草一样碧绿,痒痒的喉咙,你就唱一首“花儿”吧。“哎……左边的黄河(嘛噢哟),右面的石崖(么噢哟),雪白的鸽子(么),噌愣愣愣愣愣,仓啷啷啷啷啷,扑噜噜噜噜噜,啪啦啦啦啦啦地飞呀,水面上飞来(嘛噢哟)”。情由景生,“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时由不得自己,青海的老阿爷就是这么个说法。

唱着欢快的曲调,鸾鸟湖沐浴在夕照中,云影在天上,也在水上,牛羊回圈,格桑花困顿,溪水向东哗哗流去。鸾鸟湖,一副水墨故园,静卧在青山下,存留祁连,永驻心间。

信息来源:金昌日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