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小雨转多云,最高气温26℃,最低气温17℃,西北风4-5级。


走 在 高 远 处 的 背 包 客
0
发布日期:2017-03-08 浏览次数: 字体:[ ]

想当一名背包客,流连于“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山涧里;想当一名背包客,醉美在“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雨霁盛景里;想当一名背包客,徜徉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漫漫沙漠里;想当一名背包客,矗立于“高高此山顶,四望唯烟云”的山之巅;想当一名背包客,让未染纤尘的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尽情飞扬。

这个大冬天,期盼已久的大脊背、骆驼峰两峰连登终于成行。早晨七点,夜幕依然未谢,几点闪亮的星星,一轮清冷的明月还挂在天边。金昌背包客们已在领队的带领下,乘着大巴来到了龙首山脚下的塌马子沟口。渐行渐明的天色里,大家踩着满地砾石,顺着弯弯曲曲的河沟和河沟两旁连绵错落的山峰,自东向西开始了徒步行程。听说要走五公里的沙石路才能达到大脊背。这种看似没有多大阻隔的路,由于沙土石块相混,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不出速度又耗费体力。不过,一路上大家期待爬山的高昂情绪,不时出现在脚下的奇异石玩,东山日出,西山挂月,日月同辉的盛况,都使困难的行走变得愉快有趣了许多,欢声笑语阵阵飘荡在山涧。

大约9点左右,光芒万丈的红日冒出山尖,干净如洗的明蓝的天空下,41名背包客集结在塌马子沟的羊圈旁,专心地看领队演示爬山时需要注意的一些安全小技巧和系鞋带的正确方法。

大脊背是金昌龙首山的主峰骆驼峰的姊妹峰。两峰海拔2800米左右,其中骆驼峰略高,大约2830米。跟着领队的脚印攀援而上,在山下看着并不十分陡峭的大脊背却呈现出了它的反面。山体岩层色彩各异,如阔刀巨斧侧切斜削般横着、竖着、斜着,千层相错叠加,万层参差排列而成。淡绿、墨绿、焦黄、铅灰、深黑的苔藓斑斑驳驳附着其上,仿佛千年油画,万年古书,又如色彩斑斓的世界地图。有些嶙峋怪异,如獠牙、如狼爪、如猛兽,有些突兀锋利,有些貌似摇摇欲坠,让人望而生畏,低头向下的一瞬,突然意识到左边深渊,右边绝壁,自己正像一只小小的蜗牛蠕动在大脊背的脊峰上,心中不寒而栗,攀爬的行动不自主地谨慎起来。手时刻牢抓某块坚固的岩石,脚稳稳踩好可靠的石台、土窝或草根,一步一个脚印,不能有半点马虎。时不时前面的人告诉你检查一下鞋带或有一块石头不太牢固,千万别碰,你再把这份暖暖的关照传递给你身后的人,并继续下传,保证大家安全。如有一石块下落,赶紧告诉后面的人注意躲避。趁着停下喘息的机会,擦擦额头的汗滴,回头瞄一眼身后的队友,发现自己就站在他们的头顶上,便飘飘然对着明媚的阳光灿然一笑,或朝着后面的伙伴狼吼一声“嗨——”,对方也立刻回应“嗨——”。悬在半山腰,偶尔还能看见鹰击长空的镜头,疲累便缓解了许多。安全起见,每经过一个危险地段,领队都要守在那里点一次名。再向上,看到一个用石块磊得高高的玛尼堆,一副长着弯角的羊骷髅头放在上面。植被也多了起来,一丛丛、一簇簇密集或散落各处,可惜我只识骆驼刺和蓬蒿。当手触到一种紧贴山壁生长的形如松枝的植物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儿,想来这可能是爬地柏。可想而知,夏秋季节,这里也是绿草如茵,可能还有青羊来这里吃草嬉戏呢。眼前的景色并不单调,可人已累得够呛,气喘得越来越厉害了,腿也越来越软了,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不经意间,看见旗手将背包客大旗插在了不远处的山顶上,还有人喊:“加油啊,到顶了!”听到胜利在望的喊声,我卯足劲儿,一口气爬到了大脊背峰顶。同伴兴奋地指着天边朦胧烟云里变小的市区、矿山公园、光伏发电站等让我看,蓝得醉人的天空下,风景如画,一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迈之情便涌上心头。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从大脊背后方下去才能进入大草甸。休整后仍然酸软的膝盖承受了更大的压力,腿脚又经受了更大的考验,在登山杖的帮助下,才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完了那段蒿草砾石沙土混合的陡坡。草甸上密密地布满了针尖粗细的枯草,乍看像一块微黄的绒毯,真不忍心踩上去。如果是夏天,这里一定满眼绿色,鸟飞羊跑,骆驼漫步,充满生机,是山中的风水宝地。走得极度疲劳的我,真想躺在这天然的绒毯上美美睡一觉。

走出大草甸,很快就到了骆驼峰的山脚下。该是决定是否攀登骆驼峰的时候了。腰酸腿软,筋疲力竭的状况让我纠结不已。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选择了登顶。甩掉背包,重整自己,轻装上阵,在队友的鼓励、陪伴下,怀揣“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坚定信念,咬紧牙关克服了再次出现在攀登中的各种艰辛,终于站在了早已心驰神往,海拔近2830米,集巍峨、伟岸、冷峻、坚韧于一身的骆驼峰主峰上。清风拂面,阳光温润。远眺蓝蓝的天尽头那笼罩在城市上空的烟云,那起伏汹涌,如波似浪的山海,来时那条如带子般的河沟路,激动的心情,放松的身体,好像站在了冠军领奖台上,整个人的身体和心灵一下子轻盈欲飞,昨日还低在世俗的红尘里,今日却高到山顶的云端里了。

领队说:“背包客中没有名次。”虽然登顶的速度慢了些,但登顶后的喜悦不差分毫。当举着胜利的背包客大旗兴奋地拍照留念时暗暗庆幸着自己明智的选择。心中很清楚:许多事情,只要坚持过最艰难的阶段就离成功越来越近。最重要的是先征服自己,才能征服事情本身,爬山又何尝不是如此?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下午,接近4点,征服了大脊背和骆驼峰两峰的背包客沿着骆驼峰脚下的另一条曲曲折折的河沟——墩子沟,踏上返程,打算在天黑之前到达羊圈集结点。途经两边冲天巨石垂直对峙、高耸入云、石床乱卧的一线天奇景时,大家好像没有了先前那东瞧瞧西看看的火辣热情,说笑声也越来越低了,有些人累得话都不想说了。食物吃完了,水喝完了,天色渐暗。23公里徒步的劳顿让大家归心似箭、一刻不停,疾步前行。时刻不放松安全的领队等候在最险要的地段掩护大家顺利通过。走出一线天,夜幕渐渐降临,远处的万家灯火已星星点点,大家打开头灯照着夜路,心灯也被点亮了,在夜色朦胧中一心一意奔向候车点。

坐在车上,一路颠簸,但内心依然沉浸在爬上大脊背,登上骆驼峰,与龙首山零距离接触的激动与喜悦中。在艰难的攀登中不仅磨炼了意志,考验了体力,更重要的是让我感受到了龙首山博大的胸怀和丰富的内涵。我想也正因如此,金昌才依山而立,因矿兴企,因企建市,才吸引来祖国各地的开拓者为之“抛头颅,洒热血”,最终将它建设成为一个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工业新城,一个美丽宜居的花园城市。

微信圈里一度流行一句话“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背包客的“诗和远方”大概就是抛下闹市的喧嚣,抛开红尘的琐屑,抛开身体和心灵的枷锁,带着纯粹的自己、纯洁的心灵,带着激情与梦想,说走就走地踏上他们心目中的圣地,那或许是白雪皑皑的雪域高原,或许是怪石嶙峋的崇山峻岭,或许是寸草难觅的荒凉戈壁……只要行走在路上,借他们最喜欢的一句话说“不要总在镜子中叹息爬满皱纹的额头,走出去,山风会给你最贴心的熨烫,心花开了,生活自然美好”。

信息来源:金昌日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